快报 > 新生活快报 > 首页 |   加入收藏 
头条新闻 | 新闻快讯 | 广播视频 | 人物周刊 | 基层声音 | 名企专栏 | 魅力地方
滚动播报 | 特别关注 | 地方观察 | 媒体瞭望 | 经济与法 | 权益保护 | 财经资讯
快报 >   新生活快报 > 基层声音 > 正文
飙车见闻带来的思考
文章来源:半月谈 地方在线  作者:杨德振   2019-8-7

飙车见闻带来的思考


      2004年的一天,白云新机场刚建成投入运行不久,我送人去机场。刚到候机楼停稳车,突见停在我们前面的一台车上掉下一个东西,我和本车司机以为是垃圾掉下来了,没有过多关注,随后下车帮乘机的客人拿行李,才看清前面那台车掉下来的是钱包,而此时该台车已发动,缓慢往左道上行驶……我捡到钱包后忙招手大声喊:“停车、停车”,那个司机在后视镜里瞥了我一眼,却加大马力一溜烟的开走了,我想他一定以为是我想搭顺风车,嫌麻烦,懒得理我。我拿着钱包晃了半天,他不仅没有停下来,还跑出五十米以外,我一见他已经跑出了我的视线,忙跟客人说,我们就此告别,不再远送了。客人虽有不悦,但也没有多说。我们关上车门,就去追前面那台车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开的是老式别克商务车,底盘重,行动慢,眼见该车在一百多米开外的地方,就是追不上,中间隔着七、八台车,超车又超不过去,我叫司机开快些,司机也猛踩油门,超过了几台车,但是我们快,那台小车在前面似乎更快了,好象怕我们追上似的,非要甩掉我们这个“尾巴”。在机场高速上,我们两台车就这样你变道、我变道,呼呼狂飙,像是上演着飙车大赛。

      在追赶过程中,我一方面吩咐司机注意安全,一方面打开钱包,看看里面到底有无值钱的东西,别把一个人家不要的废旧钱包当成宝贝去追送,岂不闹出笑话!谁知打开钱包一看,里面有二千元现金,五、六个银行卡、还有身份证、驾驶证,我一看傻眼了,碰到了一个“大头虾”。

      在无数个来回飙车的追赶中,到底还是小车速度快,它消失在茫茫的车流中。

     飙车本来可以带来快感,但我和司机却惆怅无比,一点快感也没有,深感费了半天的劲,甚至可能违反了交通法规,却没有完成交还钱包的“简单任务”,遗憾莫名。

     回到单位,我把钱包重新抖了一遍,希望找到一个名片或电话,叫失主来单位取回,谁知里面没有任何电话号码,身份证显示失主是湛江人。我想,失主此时可能发现钱包丢了,正在焦急之中……我吩咐司机按失主身份证地址马上寄回湛江,司机说,我们做好事,邮寄费总不能我们掏吧?!我说,钱包里面有现金,叫“大头虾”自己埋单。

      特快专递当日把钱包寄走了,我的心却沉重起来;不是因为到手的钱财“得而复失”,而是我在想,要是我的钱包丢了,是否也有同样的好心人把它寄回来呢?!我心里打了个大“问号”。

      文章作者:杨德振  

      顾文革整理 

      责任编辑:康永周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本站原创内容归本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备110395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