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中视传媒网 > 首页 |   加入收藏 
头条新闻 | 新闻快讯 | 广播视频 | 人物周刊 | 基层声音 | 名企专栏 | 魅力地方
滚动播报 | 特别关注 | 地方观察 | 媒体瞭望 | 经济与法 | 权益保护 | 财经资讯
快报 >   新生活快报 > 地方观察 > 正文
春 节 的 殇 情
文章来源:半月谈 地方在线  作者:杨德振  2020-2-4

 

春  节  的  殇  情

作者:杨德振

    春节,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流传的古老习俗,也是一年中最为隆重、最为热闹的节日。2020年的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让古老的习俗、热闹的节日一下子改变了几千年呈现的样貌和形态,而且给中华大地笼罩着深深的恐惧,留下无尽的伤悲;让全体中国人过不好年不说,甚至还要数百名无辜的老百姓丧失了性命,一切皆因新型冠状病毒这个恶魔,无情的撕咬、啃噬中华大地上鲜活的生命,并以无可限制的速度以武汉为原点侵袭、辐射全中国大江南北的城市与乡村;恶魔以史无前例的裂变毒菌成功实现了人传染人的龌龊行径,无情地戕害了数百人的性命、伤害数万人的身体健康和数亿家庭的幸福,其罪滔滔!其形可诛!其时,这个魔头肆虐的疯狂尚未得到有效地控制,我相信假以时日,在党中央英明决策和正确组织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同心协力、众志成城的努力下,我们最终一定能够缚住并战胜这个魔头的,成功地把它关进实验室的“笼子”里;届时,玉宇澄清、河清海晏、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必将重临中华。

​    作为一名老党员和广东作家,我身在疫区,目睹和感受到了湖北人民在抗击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战斗中所作的不懈努力和勇于抗争与不怕“牺牲”精神;尤其是在防疫第一线的广大医务工作者,他们以大爱无疆精神,舍己救人,舍生取义,忘我工作,为这个特别寡味的年节送来了异样的馨味与欣慰。下面是我在湖北黄冈的大别山中的实录见闻,有欣有悲,以飨广大读者。

发不出的红包

    我是元月21日(农历大年二十七日)从广州乘高铁返回麻城市的。此时,高铁上、麻城火车北站戴口罩的人寥寥无几。我黄昏时返回老家大别山里的杨家河,山村表面上平静,实际上外出打工的村民们陆续从天南地北赶回乡村中过年,家家已备足年货,只等除夕,一家人热热闹闹吃顿团圆饭。大年二十八日,我堂伯父(因病在前几日去世)下葬,众多亲友在一起聚餐。通过网络信息,我已了解疫情的严重程度,凭着良知,在餐桌上,我对广大亲友宣传了防疫的重要性,并建议大家不要再大规模聚会聚餐和互相串门、并要求动员每个家庭“七大姑、八大爷”的各位亲戚在正月不要来回串门和拜年、减少传播和交叉感染的途径与机会。一些亲友将信将疑,不过大部分还是同意了我的意见和建议。

    除夕那天,大别山的村庄里明显安静了许多,家家户户关门闭户吃了一顿团圆饭,除了放些鞭炮以外,大家都在家烤火和看中央台的文艺晚会。正月初一,大家基本上都能做到足不出户,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去拜年。给我父母来拜年的有三、四个人,他们也戴上了口罩、带着孩子,我为他们这种自我保护意识提升感到高兴。按照广东的风俗,我给每个孩子封了一个利是红包。我一共准备了三、四十个红包,到目前正月初十为止,只发出了四个红包。

    红包“节省”了下来,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从中可以窥见村里人们珍惜生命,积极响应政府“不出门、不拜年”号召实际领悟力和执行力;说明在大灾难面前,人们的自律自控意识是能够“淡化”几千年流传下来的风俗习惯的。这是今年寡味年节中的一抹红霞。改变的是乡村习俗,见证的却是广大农民观念的更新和养生意识的转变。

大别山里的手电光

    记不得是谁说了这样一句话:“岁月哪又什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而已”,对于2020年的这个春节,无论你有怎样的无聊空落或孤寂的感受,我要说的是,有人给你撑起了头顶上一块健康而明媚的天空,才使得我们能够正常的饮食起居和立在天地之间;比照那些被病毒夺去了生命的人来说,我们蜗居在家十天、八天又算得上什么呢?!提倡“坚守不出门”,阻断传染链,让一些人不习惯、误解甚至反感愤懑,只能说明这些人的无知和浮躁,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物质高度富庶的今天,有多少人迷失了生命的本体,做了多少本末倒置的事情。尤其在这大灾难面前,更见人性的善恶与优劣。

    正月初二,我所在的家乡风簸山村乡委会开始给各家各户免费送口罩,这里一项艰辛的工作。上千户人家,分布在大别山连绵的群山里的各个角落和山坳里,山路崎岖,有的地方还不通车,只能靠步行,几个村干部分头行动,不管山高路远、人多人少,把党和政府的关怀一一送达。白天里已鲜见行人走路,到了晚上,天地一片漆黑,有摩托车在穿梭,灯光远远地照映在田间地头,那是村干部在忙着送口罩和在做封锁村路的准备;蜿蜒的半山腰上,有一束手电光在晃动,那一定是村干部在送防疫物资;村民们在安静地尽享年味,村里的干部们却在忙碌地织一张安全的网;村部的灯光在正月这十天里几乎天天是长明的,镇一级的政府也是一样。我给镇里的党委书记程伟发去一条拜年短信,至今未见到回复;要是在平时,早就见面了。此时的“不回复”,倒让我多了几份欣慰;心里装得下百姓的官员,此时是没有个人情怀的。我能在老家安静地休假,不正是有这样的一大批官员和村干部在寒风中和病毒肆虐时无形中为我撑起了一片明媚而祥和的天空吗?!此时的“无情”最有情啊!

    为了不添堵,不惹麻烦,我已十天没有迈出大门了,也在三楼楼顶劝左邻右舍不出门,亦算是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作出的一份小贡献吧。

浪尖上的黄冈

    除夕前,武汉封城了,千年未见;除夕后,黄冈封城、麻城封城。同样是亘古古见、前所未见的事情。这两天,继武汉之外,我的家乡黄冈市“直线上升”又成了新型冠状病毒的“重灾区”,加之政府个别官员的不作为、才位不配,而被媒体曝光,黄冈这座千年人文古老城市推到了此次严重疫情的风口浪尖上。

    黄冈不仅东坡赤壁所在地,更是李时珍、毕升等古代名人的故乡,更是近代历史中尤其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几百名中外闻名避迩的开国将军的家乡,可谓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它南毗邻武汉,是大武汉的东北靠山,北依大别山,曾是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首府,现在是鄂东政治丶经济、文化的中心;改革开放后,它以人文荟萃、独具特色的教育成果和教育质量享誉天下、名噪世界。没想到,时下的一个小小病菌,又让它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另一个焦点和热点。

    革命老区黄冈近几十年虽有很大发展和变化,但“打工经济”仍然是工、农业产值之外的主要经济收入。全市超过上百万人在外打工,支撑着全市经济发展的重任。一到过年,外出游子纷纷回家过年已是约定成俗的规矩,尤其是在武汉三镇打工者最多。这次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先前既给予了黄冈打工者无限的福祉,此次也给与了足够的担忧和隐患。七十多万在武汉打工的黄冈人一齐涌向故乡的七县两市一区中,加之疫情的潜伏期长,变数难料,疫情严重,一下子使黄冈成为武汉之后的第二重灾区,令世人瞩目是必然的;但请国人不要用“一竹竿打一船人”的方式看待多舛又多彩的黄冈。

    天灾的背后往往也掩藏着人祸。黄冈的个别官员尤其卫健委的主要官员才位不配,在老百姓生死攸关的灾难面前,“这不知道”、"那不晓得"……,的确可憎可恨,免其职务是轻微的,应当追究其渎职行为。欣喜的是,今早看新闻,黄冈市长邱丽新宣布罢免了在此次抗议战斗中不称职、不作为的3名县级官员,处分了防控不力的党员干部337人。但愿前车之鉴能够唤醒和照鉴那些麻木不仁、掉以轻心的官员,以百姓的生命为天,才不会让自己的“乌纱帽”落地。

    黄冈的大部分的官员和共产党员都奋斗在抗疫防控的第一线,春节不仅没有休息一天,更难得有与亲人见面团聚的时候,这是国之幸、民之福!要说时下病疫还在肆虐猖獗,普通老百姓不要一味责怪和埋怨官员无能,要怪就怪冠状病毒太厉害和嚣张了,相信迟早会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时下每一个人要做的是坚持不出门,坚守“阵地”,不让病毒找到“载体”。

    就在本人准备完稿时,一个黄冈的朋友打来电话,他说他的当医生的哥哥,在前段时间抗疫战斗中,一天工作十八小时,不幸染疾,经过一周的治疗,今天康复出院了,中央电视台还进行了专门报道……愁雾中曙光露出,让人确信,明媚的春天和妖娆的春光即将来临和广撒人间。

 

    杨德振2020年2月3日写于老家杨家河

    文章作者:杨德振(广东作家、酒店职业经理人、心智研究专家

    文章整理:顾文革

    责任编辑:康永周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本站原创内容归本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备110395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