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中视传媒网 > 首页 |   加入收藏 
头条新闻 | 新闻快讯 | 广播视频 | 人物周刊 | 基层声音 | 名企专栏 | 魅力地方
滚动播报 | 特别关注 | 地方观察 | 媒体瞭望 | 经济与法 | 权益保护 | 财经资讯
快报 >   新生活快报 > 特别关注 > 正文
散 步 与 踱 步
文章来源:  作者:杨德振  2020-2-12

散   步   与   踱   步

杨德振

最近两年,我诣写了一系列关于人生和生活层面的带有一点哲思的小文章,诸如:虚心与心虚、小看与看小、面子与里子、下放与放下、关照与观照、为难与难为、内惧与惧内......等文,平常的生活,诗意的抒写,以诙谐幽默的语言叙说不平凡的思想与精神。在一些报刊上发表后,引起了读者普遍好评。一些读者和熟人更是给我直接“出题”,要求我按出题的要求写稿,相继又写出了“官场与观场”、“文明与文化”、“乡亲与乡情”、“人气与气人”等有趣的小品文,亦算是对厚爱予我的读者一个交代吧。但最近一个读者熟人又给我抛出了一个题目,请我就“散步与踱步”写一篇随笔,他颇有“为难”我的意思,我也确有“难为”的窘境。

大家知道,“散步”一词一眼洞穿,太直白了,毫无哲思寓意其中,但凡一个能走路的人,都能散步,用以锻炼身体、纾解压力、排遣情绪、消磨时光;“踱步”就更不用说,更简单,一目了然;一个人碰到困难或问题时,在屋里或一个场地里来回走动就是踱步,在来回走动中思考对策和解决问题的办法。例如在电影《兵临城下》中,有一个镜头:国民党一个军长在得知被人民解放军包围得水泄不通时,在指挥室内来回踱步,表现出气急败坏、踉踉跄跄的样子,还有那个绝望的眼神,叫人永远难忘,记忆犹新;“散步”与“踱步”各有指向和意蕴,但要把两者糅合在一起来谈,着实颇费思量。

一个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正常的人都会走路,这是人所共知的,但走路与散步还是有区别的,走路带有指向目的,散步则带有散漫的特征,指向目的不明显,健身与散步的意图明显很多。有人会走路,但不一定会散步,有人会散步,但不一定会“走路”;例如山里的农民走在曲折崎岖的山路上,轻轻松松,但你叫他(她)在城市公园里散步,他(她)们会“散”得着急,就像离开了水的鱼一样,惊乍不安,有时更像赶集市一样,风风火火,焦急得不行;从另一视角上说,城市里的人会散步,但真要叫他(她)们进到山里,在蜿蜒陡峭的山道上散步,恐怕也是令人浑身不自在的。

所以说,走路是每一个人行动的标识、自主意识的体现,而散步则是健康意识的觉醒、养生意识的强化,要说有点禅意和哲思的话,散步的过程就是一个悟道的过程,走路的过程与趋向多半与柴米油盐酱醋茶有关,而散步的目的趋向多半与身体和精神上的放松有关;有的人在散步过程中悟出了“生命在于运动”的真谛,有的人悟出了“人生难得片刻闲”的悠长韵味,有的人悟出了“清风明月梅暗香”的散淡意境,还有人悟出了人生难得的大智慧、大情怀和做人做事的格局与境界。

其实,散步的过程也是散心的过程,“散”的就是心态、心思、心情;有的人借散步平抚了起伏的情绪,或和自己内心达成某项默契的和解,不再偏执或纠结某种情绪或细节;有的人借散步分散对某种物质或情感的过分执着和痴迷爱恋、消解某些忧愁和强烈欲望;还有的人依靠散步排遣心中积压多时的郁闷、愤懑、戾气,抖掉了身上的霉味,让自己的身心融入自然。当然,也还有人在漫无目的的散步中发酵思维,豁然开悟,创意性的火花与才思喷发,收获着奇思妙想和惊人韬略,这是散步“散”出的最高境界和最大收益。例如:牛顿在苹果树下散步 ,苹果砸到了头上,他突然发现和悟出了物质的“万有引力”,多么神奇和伟大?!

再说“踱步”吧。踱步虽然看起来也是迈着步子,像是“缩小”版的散步,但它颇有局限性,囿于来回踱着步子,通常表现在遇到困难和挫折,又百无一解、焦头烂额时,在一个逼仄空间里来回走动,它与散步的从容、悠闲的心境相差十万八千里。

踱步的人一般眉头紧锁,愁眉苦脸,表情凝重,要么气急败坏,歇斯底里,惶惑不安。我见一个单位小领导,得知上级要来巡视时,知道自己贪污渎职,过不了关,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在自己的办公室来回踱步,思考着打遮掩的方式和对策......殊不知“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就算把地毯“踱”穿,也“踱”不出名堂,也会于事无补的;我觉得倒不如主动交代,承认错误,迷途知返,换来将来还有可能外出散步的机会;否则,一意孤行,错上加错,在“高墙”内,那刹时见到阳光的机会,那不叫“踱步”,更不叫“散步”,那叫“放风”。 

历史上最有名的“踱步”作诗当属三国时期的曹植了。黄初元年(220年)正月,六十六岁的曹操病死,曹丕由太子荣升魏王,同年十月,汉献帝被迫禅让帝位,曹丕上位,称帝为魏文帝,由于争封太子这段经历让曹丕无法释怀,在他称帝后,他仍对曹植耿耿于怀。他担心这个有学识又有政治志向的弟弟会威胁自己的皇位,就想着法子要除掉曹植。曹植知道哥哥存心陷害自己,可自己又无法开脱,只好在极度悲愤中来回踱步“七步”,当面吟诵了“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生死诗句,最后真情打动了曹丕,让他动了恻隐之心,放弃了谋杀曹植的念头,这个能救人的“踱步”给人留下了千年遐思和无尽感喟。

踱步有时候虽然是被环境所逼迫的无奈行为,但有时也是自身在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一种深思熟虑的方法与形式。许多科学家在迷茫困顿之际,反复踱步,反复盘算、推理,最终灵感出现,灵光乍现,顿悟出科学原理或重大解题的切入口,原先的困难和问题马上迎刃而解了,歪打正着。

作为平常人,我迷恋和执着于从容淡定的散步,自由行走在大自然的芳菲间,“散”出感恩之心、安详之心、满足之心;“散”出精气神。不要出现踱步去考虑如何逃避社会责任、组织监管和个人责任、人情债务的情况。人生不逼仄、不仓惶、不迷惑,就是一种幸福;更是人生哲学的生动写照。

 

作者:杨德振(广东作家、酒店职业经理人、心智研究专家)

文章整理:顾文革

责任编辑:康永周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     
本站原创内容归本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备11039553号-1